首页 > 黄杉公子 >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

紧急情况:xinqingdou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记住新域名 m.xinqingdou.net

作者推荐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恶汉 谍云重重 大唐地主家的傻儿子 独断大明 抗日之铁血军魂 神话版三国 迷踪谍影 混在三国当军阀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
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最新章节 -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txt下载 -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全文阅读 - 黄杉公子 -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-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无弹窗防盗章节黄杉公子 []

第1056章 如何破局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

上午7点。

导演部会议内,各组已经开始了各自的工作。

观战的干部,这会儿也都到齐。

看着大屏幕上的实时画面,第一排正中间的田松仁就是微微一愕。

今天的战事刚刚开启,似乎就进入了白热化。

蓝方固有阵地前沿,榴弹炮分队依然集结完毕。

C师目前炮兵团旗下的火力营,共装备有两种型号的火炮。

一种是军改之前的炮团留下的66式152毫米火炮,

另外一种,则是军改后服役的07式122毫米榴弹炮。

这两种火炮都可以发射激光制导炮弹,准确率和命中率那自然是不用说的。

除此之外,这两种火炮都可以使用轮式车辆进行投送,机动作战能力强,十分适合在广袤的西南边境进行机动作战。

事实上,军改之后,我军无论是重型装甲师还是轻型步兵师,都进一步加强了营连一级的火力。

尤其是对合成营的火力加强,师旅一级单位更是不遗余力。

如今C师随便抽调一支合成营出来,完全可以适应边境高原地区的独立作战需求。

相比蓝方对火力部队的大规模调动,红方这边此时主要调拨的是其机动兵力。

其1822高地的一支主力营,正在往后方大幅度撤离。

看样子,应该是要放弃之前的阵线,将其往后推移了。

默默关注了一会大屏幕上双方的动向,田松仁就忍不住开口道:“看蓝方这兵力调动的架势,应该是要以1793高地为突破口,来实施自己的作战计划了。”

“从战略层面来说,朱海鹏的这个选择并没有任何问题。可惜啊,他的想法被苏七月提前洞悉了。这接下来的仗,怕是就不好打了。”

听着田副司令的言语,他左边坐着的陈皓若就有些不是滋味。

昨天第一天的战况结束之后,C师在最后时刻没能顶住红方的反扑,在252高地处受到了一场挫折。

这场挫败,使得蓝方整整一天所建立起来的优势,被削弱了许多。

最关键的是,先锋部队那两个营的士气,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

今天如果C师这边不拿出一些有效手段的话,战场上的优势很可能会荡然无存。

原因很简单:C师的“一字长蛇阵”攻势看起来凶猛,可在防御的环节却也十分薄弱。

一旦场上局势陷入了僵持,对主守的红方来说,反而更加有利。

可是今天这战事刚刚开启,朱海鹏的作战策略就已经被红方猜到。

就好像田副司令说的,失去了先手的C师,接下来真是步履维艰了。

当然,陈皓若也没有对自己的部下们完全失去信心。

从地形、地势,以及战场的局势来说,蓝方选择1793高地作为主攻方向和切入点,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即便红方的总指挥官苏七月算到了朱海鹏的路数,他也必须要率兵守得住才行。

眼下蓝方的火力部队,已经分别从三个方向威胁过来。

这种不利局面,苏七月他真的有办法化解吗?

陈皓若觉得,这还真说不好。

因为从导演部这边的天眼来看,红方1793高地的账面实力,是要逊色于蓝方这支主攻部队不少的。

两个合成营,一个坦克营、一个机步营,再加上半个战狼中队。

这样的阵容,想要对抗蓝方一个半火力团和6个机步营的围攻,那是几无胜算的。

当然了,红方守着高地,地形上的优势是客观存在的。

但是C师朱海鹏的旗下,同样有一支可以高空作战的无人机作战部队。

有这支无人机作战连的协同作战,拔掉红方这个高点还是很有机会的。

就在陈军长暗暗琢磨着双方实力对比的时候,杜敏生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“红方应该猜到了蓝方的主攻方向,所以刻意将1822高地的部队往战线后方撤了撤。这样一来,他们的1822高地安全上就有足够保障了……”

杜敏生说完这话,陈皓若自是闻弦歌而知雅意。

他扭头看向隔着一个位子的杜部长,若有所悟地发问道:“杜部长的意思是,红方准备将1822高地的部队撤下去一部分,调回1793高地协助防守不成?”

杜敏生微微一哂,淡定自若地开声道:“陈军长你猜错了,我不认为苏七月会这么大胆,当着蓝方如此强悍的火力压制下,做出这样的兵力调动。”

陈皓若微微一怔,旋即继续发问道:“那杜部长的意思是?”

杜敏生目视大屏幕,胸有成竹地表示道:“我认为,红方指挥部对1822高地部队的调动,应该是在故布疑阵,让蓝方阵地右侧的那部分部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“只要蓝方右翼的部队投鼠忌器,不敢放松对1822高地的监控,那就没办法增兵另一边的1793高地战场。这样一来,1793高地上红方作战部队所受到的压力自然就减少了许多。”

听完了杜敏生的判断,陈皓若嘴巴不禁微微张开。

细细一想,确实如这位杜部长所说,红方指挥部这个兵力调动,应该是牵制的目的更多一些。

真正让1822高地的驻守部队空降,去支援1793高地的话,实在有些不切实际。

说白了,蓝方C师的防空武器可不是干看着的。

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,红方想来一手空降,那可是正中蓝方下怀。

即便红方1822高地的兵力调拨影响到了蓝方的右翼部队,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可蓝方左翼的兵力,依然是大大强于1793高地的守军啊。

这个局,苏七月又如何能破呢。

“咦,252高地附近,蓝方的部队准备动了。”

第二排的范英明,突然惊讶了一声。

听到他这个惊疑的声音,大家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大屏幕的右上角。

果不其然,实时画面显示,蓝方252高地下两支部队——师属装甲侦察营、装甲步兵1营,已经开始进行兵力集结了。

看到这一幕,陈皓若的面容反而平静了一些。

252高地的战况,昨天导演部这边看得是一清二楚。

红方区区一个特战小队设下的埋伏,竟然唬住了C师先锋部队的两个营,让其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这听上去,让陈皓若这个军长确实感觉有些丢人。

不过,当时的情况,刚好夜幕降临。

在夜色之下,蓝方指战员无法准确判断出敌人的位置和埋伏人数,暂时退却也算是情有可原。

不过今天这天色大亮之后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今天天气十分清朗,战场可见度很高。

这种情况下,蓝方作战人员可以轻而易举地借助无人侦察机,观察到对面山头红方的情况。

一旦发现了红方只有区区8名作战人员,那蓝方可就不会客气。

先让火力部队来个全覆盖火力攻击,再让爬坡能力极强的坦克连顶在前面冲锋,拿下252高地不会遇到太大的阻挠。

唯一不确定的,就是红方的那个“火凤凰突击队”到底能坚持多久了。

在观看蓝方两支精锐部队备战情况的时候,陈皓若一时没有来得及关注对面“252高地”上红方的备战情况。

等他反应过来,准备看一眼的时候,就听身边的田副司令突然开声了。

“谭晓琳她们在搞什么鬼,怎么在往阵地后面撤退?这仗还没打,她们就已经准备要逃跑了吗?”

田松仁说这番话的时候,语气多少有些严厉。

他和谭晓琳的父亲是老朋友了。

一直以来,田松仁也将谭晓琳当成是自己的子侄一辈来看待。

对于自己的晚辈,田副司令自然是要求非常严格。

可眼下谭晓琳和她的队友们竟然想放弃阵地,这实在让人难以接受。

即便蓝方高地下的兵力比她们多得多,也要尽力一把才对吧?

田松仁疾言厉色的时候,杜敏生已经在给技术组那边发号施令了。

“252高地的两个观察员还在吧,让他们将‘火凤凰’的实时语音播放出来。”

“是,总指挥!”

听了杜敏生的吩咐,技术组的人立刻给前方的观察员转达指示。

不大一会儿,大屏幕正中很快变成了“252高地”的实时状况。

而谭晓琳、何璐二人的声音,也同步传了过来。

“云雀,我们真的要这么冒险吗?”

问出这话的是何璐。

“是,一定要冒险才行!”

谭晓琳的声音随之响起,“旅长交给我们‘火凤凰’的任务是拖延住蓝方前进的脚步,尽可能地阻止其占领252高地。”

“眼下敌人势大,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,都超过我们十数倍之多。想要完成旅长交代的指示,一定得冒点险才行。”

何璐闻言,面色微微一变:“你说的我都知道。可是,我们有好多办法能和对方僵持一阵,不一定要将阵地让给对方吧?”

“失去了阵地,我们的反坦克火箭筒几乎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啊!”

听着何璐有些急切的问题,会议室里的与会干部们心中也是点头不已。

确实,“火凤凰”既然还想和敌人纠缠,还想打下去,那么就没必要撤出阵地。

有阵地的掩体作为掩护,她们继续昨天黄昏时分的伏击,同样能给与红方一些打击。

如果1822高地那边,能再匀出来一些无人机进行协同作战的话,“火凤凰”更是能延缓上好一阵子。

可现在谭晓琳却没有采用这种中规中矩的策略,而是主动让出阵地,这个做法实在让人有些想不通。

面对何璐的疑惑,谭晓琳嘴角就是一扬:“和路雪,我知道你担心什么。你是担心,待会儿接敌之后,我这个负责掩护的教导员太早牺牲是吧?”

何璐愣了一下,刚要否认,就被谭晓琳伸手阻止了。

“和路雪,战场上总是需要有牺牲的。我如果能掩护好你们,让我们埋伏好的饵雷能发挥作用,那蓝方一瞬间的战损,就可能超过数十人。甚至他们的坦克,也会有很大击毁被我方击毁。”

“一旦他们的坦克抛锚在我们的阵地前沿,那他们接下来的冲锋可就多了一个桎梏……这非常有利我们的防守。”

“灭害灵、敌杀死,那可都是狙击好手。加上你们从旁牵制,我们的阵线,很可能成为敌人冲锋的坟墓呢!”

说到这里,谭晓琳已经是荣光满面:“能用我一个人的牺牲,换取这样大的一个战果,我就是阵亡了,也是欣慰得很。”

听着谭晓琳这动情的讲述,何璐下面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。

片刻之后,她才从嘴里冒出了一句话:“换我掩护吧,云雀。我同样能执行好这个任务,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!”

谭晓琳拍了拍何璐的肩膀,眯着眼睛笑道:“我当然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。不过,你更擅长的是策应、配合,正面作战方面,还是比我稍逊一些。”

谭晓琳这同样是实话实说,何璐也实在犟不过她。

她正准备黯然走去自己的埋伏位置时,叶寸心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。

“放心吧,和路雪,待会儿我会关照好云雀的。我的枪法,你不会有什么怀疑吧?”

听了这话,何璐的脸上总算多了一丝欣慰。

叶寸心是“火凤凰突击队”中枪法最好的一个。

虽然距离“刺客级”射手还有细微的差距,但是这差距只在毫厘之间。

按照战狼中队三大狙击手之一——“枪王”成才的说法,叶寸心只要心再稳一点,就能达到“刺客级”的程度了。

当然了,对于狙击手来说,“心稳”是比“手稳”还要更难的一个环节。

据说成才自己当年都花了两三年的时间,才真正做到了“心稳”。

但不管怎么说,叶寸心的枪法那绝对是有保证的。

以谭晓琳矫健的身手和正面对抗能力,叶寸心只要在战场上稍微搭把手,应该就能避免意外的发生。

再说了,自己和曲比阿卓、唐笑笑这些人也不是干看着的。

开打之后,蓝方冲锋的作战人员只要敢从阵地这边冲过来,大家组成的火力网足以将其全部覆盖在里面。

要知道,地面上,可还有“爆破专家”欧阳倩布置的饵雷呢。

这样天罗地网之下,红方作战人员自顾不暇,想要对谭晓琳构成威胁,那还真不好说。

思忖至此,何璐脸上的担心之色渐去。

上午7点。

导演部会议内,各组已经开始了各自的工作。

观战的干部,这会儿也都到齐。

看着大屏幕上的实时画面,第一排正中间的田松仁就是微微一愕。

今天的战事刚刚开启,似乎就进入了白热化。

蓝方固有阵地前沿,榴弹炮分队依然集结完毕。

C师目前炮兵团旗下的火力营,共装备有两种型号的火炮。

一种是军改之前的炮团留下的66式152毫米火炮,

另外一种,则是军改后服役的07式122毫米榴弹炮。

这两种火炮都可以发射激光制导炮弹,准确率和命中率那自然是不用说的。

除此之外,这两种火炮都可以使用轮式车辆进行投送,机动作战能力强,十分适合在广袤的西南边境进行机动作战。

事实上,军改之后,我军无论是重型装甲师还是轻型步兵师,都进一步加强了营连一级的火力。

尤其是对合成营的火力加强,师旅一级单位更是不遗余力。

如今C师随便抽调一支合成营出来,完全可以适应边境高原地区的独立作战需求。

相比蓝方对火力部队的大规模调动,红方这边此时主要调拨的是其机动兵力。

其1822高地的一支主力营,正在往后方大幅度撤离。

看样子,应该是要放弃之前的阵线,将其往后推移了。

默默关注了一会大屏幕上双方的动向,田松仁就忍不住开口道:“看蓝方这兵力调动的架势,应该是要以1793高地为突破口,来实施自己的作战计划了。”

“从战略层面来说,朱海鹏的这个选择并没有任何问题。可惜啊,他的想法被苏七月提前洞悉了。这接下来的仗,怕是就不好打了。”

听着田副司令的言语,他左边坐着的陈皓若就有些不是滋味。

昨天第一天的战况结束之后,C师在最后时刻没能顶住红方的反扑,在252高地处受到了一场挫折。

这场挫败,使得蓝方整整一天所建立起来的优势,被削弱了许多。

最关键的是,先锋部队那两个营的士气,受到了不小的打击。

今天如果C师这边不拿出一些有效手段的话,战场上的优势很可能会荡然无存。

原因很简单:C师的“一字长蛇阵”攻势看起来凶猛,可在防御的环节却也十分薄弱。

一旦场上局势陷入了僵持,对主守的红方来说,反而更加有利。

可是今天这战事刚刚开启,朱海鹏的作战策略就已经被红方猜到。

就好像田副司令说的,失去了先手的C师,接下来真是步履维艰了。

当然,陈皓若也没有对自己的部下们完全失去信心。

从地形、地势,以及战场的局势来说,蓝方选择1793高地作为主攻方向和切入点,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即便红方的总指挥官苏七月算到了朱海鹏的路数,他也必须要率兵守得住才行。

眼下蓝方的火力部队,已经分别从三个方向威胁过来。

这种不利局面,苏七月他真的有办法化解吗?

陈皓若觉得,这还真说不好。

因为从导演部这边的天眼来看,红方1793高地的账面实力,是要逊色于蓝方这支主攻部队不少的。

两个合成营,一个坦克营、一个机步营,再加上半个战狼中队。

这样的阵容,想要对抗蓝方一个半火力团和6个机步营的围攻,那是几无胜算的。

当然了,红方守着高地,地形上的优势是客观存在的。

但是C师朱海鹏的旗下,同样有一支可以高空作战的无人机作战部队。

有这支无人机作战连的协同作战,拔掉红方这个高点还是很有机会的。

就在陈军长暗暗琢磨着双方实力对比的时候,杜敏生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“红方应该猜到了蓝方的主攻方向,所以刻意将1822高地的部队往战线后方撤了撤。这样一来,他们的1822高地安全上就有足够保障了……”

杜敏生说完这话,陈皓若自是闻弦歌而知雅意。

他扭头看向隔着一个位子的杜部长,若有所悟地发问道:“杜部长的意思是,红方准备将1822高地的部队撤下去一部分,调回1793高地协助防守不成?”

杜敏生微微一哂,淡定自若地开声道:“陈军长你猜错了,我不认为苏七月会这么大胆,当着蓝方如此强悍的火力压制下,做出这样的兵力调动。”

陈皓若微微一怔,旋即继续发问道:“那杜部长的意思是?”

杜敏生目视大屏幕,胸有成竹地表示道:“我认为,红方指挥部对1822高地部队的调动,应该是在故布疑阵,让蓝方阵地右侧的那部分部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“只要蓝方右翼的部队投鼠忌器,不敢放松对1822高地的监控,那就没办法增兵另一边的1793高地战场。这样一来,1793高地上红方作战部队所受到的压力自然就减少了许多。”

听完了杜敏生的判断,陈皓若嘴巴不禁微微张开。

细细一想,确实如这位杜部长所说,红方指挥部这个兵力调动,应该是牵制的目的更多一些。

真正让1822高地的驻守部队空降,去支援1793高地的话,实在有些不切实际。

说白了,蓝方C师的防空武器可不是干看着的。

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,红方想来一手空降,那可是正中蓝方下怀。

即便红方1822高地的兵力调拨影响到了蓝方的右翼部队,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可蓝方左翼的兵力,依然是大大强于1793高地的守军啊。

这个局,苏七月又如何能破呢。

“咦,252高地附近,蓝方的部队准备动了。”

第二排的范英明,突然惊讶了一声。

听到他这个惊疑的声音,大家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大屏幕的右上角。

果不其然,实时画面显示,蓝方252高地下两支部队——师属装甲侦察营、装甲步兵1营,已经开始进行兵力集结了。

看到这一幕,陈皓若的面容反而平静了一些。

252高地的战况,昨天导演部这边看得是一清二楚。

红方区区一个特战小队设下的埋伏,竟然唬住了C师先锋部队的两个营,让其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这听上去,让陈皓若这个军长确实感觉有些丢人。

不过,当时的情况,刚好夜幕降临。

在夜色之下,蓝方指战员无法准确判断出敌人的位置和埋伏人数,暂时退却也算是情有可原。

不过今天这天色大亮之后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今天天气十分清朗,战场可见度很高。

这种情况下,蓝方作战人员可以轻而易举地借助无人侦察机,观察到对面山头红方的情况。

一旦发现了红方只有区区8名作战人员,那蓝方可就不会客气。

先让火力部队来个全覆盖火力攻击,再让爬坡能力极强的坦克连顶在前面冲锋,拿下252高地不会遇到太大的阻挠。

唯一不确定的,就是红方的那个“火凤凰突击队”到底能坚持多久了。

在观看蓝方两支精锐部队备战情况的时候,陈皓若一时没有来得及关注对面“252高地”上红方的备战情况。

等他反应过来,准备看一眼的时候,就听身边的田副司令突然开声了。

“谭晓琳她们在搞什么鬼,怎么在往阵地后面撤退?这仗还没打,她们就已经准备要逃跑了吗?”

田松仁说这番话的时候,语气多少有些严厉。

他和谭晓琳的父亲是老朋友了。

一直以来,田松仁也将谭晓琳当成是自己的子侄一辈来看待。

对于自己的晚辈,田副司令自然是要求非常严格。

可眼下谭晓琳和她的队友们竟然想放弃阵地,这实在让人难以接受。

即便蓝方高地下的兵力比她们多得多,也要尽力一把才对吧?

田松仁疾言厉色的时候,杜敏生已经在给技术组那边发号施令了。

“252高地的两个观察员还在吧,让他们将‘火凤凰’的实时语音播放出来。”

“是,总指挥!”

听了杜敏生的吩咐,技术组的人立刻给前方的观察员转达指示。

不大一会儿,大屏幕正中很快变成了“252高地”的实时状况。

而谭晓琳、何璐二人的声音,也同步传了过来。

“云雀,我们真的要这么冒险吗?”

问出这话的是何璐。

“是,一定要冒险才行!”

谭晓琳的声音随之响起,“旅长交给我们‘火凤凰’的任务是拖延住蓝方前进的脚步,尽可能地阻止其占领252高地。”

“眼下敌人势大,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,都超过我们十数倍之多。想要完成旅长交代的指示,一定得冒点险才行。”

何璐闻言,面色微微一变:“你说的我都知道。可是,我们有好多办法能和对方僵持一阵,不一定要将阵地让给对方吧?”

“失去了阵地,我们的反坦克火箭筒几乎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啊!”

听着何璐有些急切的问题,会议室里的与会干部们心中也是点头不已。

确实,“火凤凰”既然还想和敌人纠缠,还想打下去,那么就没必要撤出阵地。

有阵地的掩体作为掩护,她们继续昨天黄昏时分的伏击,同样能给与红方一些打击。

如果1822高地那边,能再匀出来一些无人机进行协同作战的话,“火凤凰”更是能延缓上好一阵子。

可现在谭晓琳却没有采用这种中规中矩的策略,而是主动让出阵地,这个做法实在让人有些想不通。

面对何璐的疑惑,谭晓琳嘴角就是一扬:“和路雪,我知道你担心什么。你是担心,待会儿接敌之后,我这个负责掩护的教导员太早牺牲是吧?”

何璐愣了一下,刚要否认,就被谭晓琳伸手阻止了。

“和路雪,战场上总是需要有牺牲的。我如果能掩护好你们,让我们埋伏好的饵雷能发挥作用,那蓝方一瞬间的战损,就可能超过数十人。甚至他们的坦克,也会有很大击毁被我方击毁。”

“一旦他们的坦克抛锚在我们的阵地前沿,那他们接下来的冲锋可就多了一个桎梏……这非常有利我们的防守。”

“灭害灵、敌杀死,那可都是狙击好手。加上你们从旁牵制,我们的阵线,很可能成为敌人冲锋的坟墓呢!”

说到这里,谭晓琳已经是荣光满面:“能用我一个人的牺牲,换取这样大的一个战果,我就是阵亡了,也是欣慰得很。”

听着谭晓琳这动情的讲述,何璐下面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。

片刻之后,她才从嘴里冒出了一句话:“换我掩护吧,云雀。我同样能执行好这个任务,你应该知道我的能力!”

谭晓琳拍了拍何璐的肩膀,眯着眼睛笑道:“我当然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。不过,你更擅长的是策应、配合,正面作战方面,还是比我稍逊一些。”

谭晓琳这同样是实话实说,何璐也实在犟不过她。

她正准备黯然走去自己的埋伏位置时,叶寸心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。

“放心吧,和路雪,待会儿我会关照好云雀的。我的枪法,你不会有什么怀疑吧?”

听了这话,何璐的脸上总算多了一丝欣慰。

叶寸心是“火凤凰突击队”中枪法最好的一个。

虽然距离“刺客级”射手还有细微的差距,但是这差距只在毫厘之间。

按照战狼中队三大狙击手之一——“枪王”成才的说法,叶寸心只要心再稳一点,就能达到“刺客级”的程度了。

当然了,对于狙击手来说,“心稳”是比“手稳”还要更难的一个环节。

据说成才自己当年都花了两三年的时间,才真正做到了“心稳”。

但不管怎么说,叶寸心的枪法那绝对是有保证的。

以谭晓琳矫健的身手和正面对抗能力,叶寸心只要在战场上稍微搭把手,应该就能避免意外的发生。

再说了,自己和曲比阿卓、唐笑笑这些人也不是干看着的。

开打之后,蓝方冲锋的作战人员只要敢从阵地这边冲过来,大家组成的火力网足以将其全部覆盖在里面。

要知道,地面上,可还有“爆破专家”欧阳倩布置的饵雷呢。

这样天罗地网之下,红方作战人员自顾不暇,想要对谭晓琳构成威胁,那还真不好说。

思忖至此,何璐脸上的担心之色渐去。

喜欢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请大家收藏:(m.xinqdxs.net)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
最多阅读 无敌,从仙尊奶爸开始 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军婚蜜恋在八零 抗日之万界武器系统 三国之巅峰召唤 大圣传 离天大圣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万界最强狂帝 乡村妖孽小村医
完本推荐 官居一品 我能提取熟练度 唐砖 末世之最强军团 神工 异世邪君 明末之力挽狂澜 我的蛮荒部落 英雄无敌大宗师 剑道独尊
最近更新 穿成武大郎,开局一米九 凌霄赋:风染河山 谍海王牌 铁幕迷影 大唐:最强军火商 启明1158 大唐:我的徒弟是长乐公主 带着老爹打江山 任意门:开局点化秦始皇 穿越大唐封侯拜相
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最新章节 -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txt全集下载 -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全文阅读 - 黄杉公子 -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-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无弹窗防盗章节黄杉公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