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佚名 > 新增才子九云记

紧急情况:xinqingdou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记住新域名 m.xinqingdou.net

作者推荐 嘿,小家伙 神奇宝贝之黑暗之子 与狼共枕(全2册) 从魔禁开始,我的重生女友们 我们都是坏孩子 与狼共吻 骄傲如你,星辰不及 我的传奇岁月 替嫁甜婚:老公,请克制!(又名 神秘总裁的心尖宠) 重生七零,萌妻是土豪
新增才子九云记最新章节 - 新增才子九云记txt下载 - 新增才子九云记全文阅读 - 佚名 - 好看的经典短篇小说 - 新增才子九云记无弹窗防盗章节佚名 []

第60章 三场试六子联金榜 九云楼八美说笑话 (2)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

兰阳道:“有一家子,三个女孩儿,寻三个女婿。这一日,是丈人的生日。三个女婿、女儿都来上寿。乡下人傍屋不多,只得同坐一席。堂屋里放了个八仙桌儿,丈人、丈母面南坐了,大姑爷、大姑娘面西坐,二姑爷、二姑娘面东坐,三姑爷、三姑娘面北坐,大家喝起酒来。谁知他丈人偏要试试三位姑爷的才学,便说道:‘咱们今日至亲会饮,必得行个酒令才好。我的意思,要说两句《四书》上之话,还要两头有“人”字。不知三位姑爷可肯赐教否?’只见大姑爷沉思了一会,连忙站起来,说道:‘人能宏道,非道宏人。’丈人、丈母听了,喜了不得。大姑娘这一喜欢,也就难以言语形容了。又见二姑爷也站了起来,说道:‘仁者安仁,智者利仁’。丈人、丈母听了,越发拍手赞好不绝。二姑娘也就乐到云天里去了。只有这三姑爷,急的满脸飞红,头上的汗就像蒸笼一般,总说不出来。把这位三姑娘气的脸儿沙白的,恨的悄悄地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。忽见三姑爷把头一扭,站起来,把三姑娘瞅了一眼,道:‘人越不会,越来拧人。’”说的大家又大笑。兰阳又赏饮一杯。

秦淑人道:“我虽有一个话,只恐不好笑了。”因说道:“一人最好贪杯。这日,正吃的烂醉,那么大限已到,就在醉中被小鬼捉去。来至冥官殿下,冥官正要问话,适值他酒性发作,忽然大吐,酒气难闻。冥官掩鼻埋怨小鬼道:‘此人如此大醉,为何捉来?急速放他回去。’此人还阳,只见妻妾、儿女都围着恸哭,连忙坐起,着:‘我已还魂,不必哭了,只拿酒来。’妻妾见他死而复生,不胜之喜,一齐劝道:‘你原因贪杯太过,今才活转,岂可又要饮酒?’此人发急道:‘你们不知,只管快些,多多拿来,那怕吃的人事不知,越醉越好。’妻妾道:‘这却为何?’此人道:‘你不晓得,我如果醒了,就要死了。’”说罢,一座又大笑。秦氏又赏饮了一杯。

贾孺人道:“轮到我了。我因秦姐姐说的醉人,有一笑话:城里耗子去看城外耗子,邀至茅坑晚餐。到了坑边,朝下一望,无如里面尿多粪少,不能伫足,并且只得半坑,相离甚远,又不能到口。正要回去,适值有一醉汉大解。城里耗子闻见酒香,甚觉垂涎。醉汉去后,城外耗子见他恋恋不舍,只得口衔其尾,命他以头向下,沿坑就饮。城里之耗子到了下面,只闻酒香扑鼻,不觉谦道:‘妹子有偏了。’城外耗子随嘴笑道:‘姐姐先请’。谁知只顾答话,把口一松,城里耗子掉入坑内,窜跳多时,竟不能上来,城外耗子无计可施,只得回窠,把贪饮坠坑之故,告知众鼠。众鼠道:‘他居城里,见多识广,自然另有保身之术。此刻究竟是何形状?’此鼠答道:‘我看他乱窜乱跳,在那里搅酒哩。’”

桂娘道:“怪不得刚才呕吐,原来吃了黄食了。”说的众人都大笑。贾孺人于是赏饮了一杯。

桂娘知是轮次,便说道:“有一富翁,带一小厮拜客。行至中途,腹中甚饥,因同小厮下馆吃饭。店主算帐。谁知富翁惜了费,吃的只得白饭两碗。那小厮吃的,除饭之外,倒有一菜。富翁因他业已吃了,无可奈何,只得忍痛还了菜帐。出了饭馆,走未数步,富翁思及菜钱,越想越气,回头望见小厮跟在后面,因发话道:‘我是你的主人,并非我的顶马,为何你在我后?’小厮听了,随即趱步越过主人,在前引路。走来数步,富翁又发话道‘我非你的跟班,为何你在我前?’小厮听罢,慌忙退后,与主人并肩而行。走未数步,富翁又发话道:‘你非我的等辈,为何同我并行?’小厮因动辄得咎,只得说道:‘请问主人,前引也不好,随后也不好,并行也不好,究竟怎样才好哩?’富翁满面怒色道:‘我实对你说罢。你把菜钱还我,就好了。’”众人听的又不觉大笑。桂娘遂饮赏酒一杯,因道:“狄姑娘说的好好儿罢。”

狄娘便笑道:“我想了一个:有一个人骑驴赶路,无奈驴行甚慢。这人心中发急,只是加鞭催他快走。那驴被打负痛,索性立住不走,并将双蹄飞起,只管乱踢。这人笑道:‘你这狗头,也过于可恶。你不赶路罢了,怎么还同我豁拳?’”一座复哄然大笑。于是狄娘赏饮一杯。

沈娘道:“我是远方人,如欲长编套话,每多土音。请列位也莫嘲笑罢。”因说道:“一个人甚是贫穷,一日遇见吕洞宾,求其资助。洞宾念他穷苦,因用点石成金术,把石头变成黄金,付给此人。以后但遇洞宾,必求资助。不几年,竟居然大富。一日,又遇洞宾,仍求资助。洞宾随又点石成金。比前资助甚厚,此人因拜谢道:‘蒙大仙时常资助,心甚感激。但屡次劳动,未免过烦。此后我也不敢再望资助,只求大仙赏赐一物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’洞宾道:‘你要何物,无不遵命。’此人上前,把洞宾手上斫了一刀,道:‘我要你这个指头哩。’”

春娘道:“怪不得点石成金这个法术而今失传,原来吕洞宾指头被人割去了。”蟾娘道:“这话原戒世间,人心好不知足,往往如此,便是警世的。所谓笑话者,原要发笑。刚才这个笑话,并不发笑。妹妹不免罚一觥了。”英阳笑道:“这话警世的,多胜了发笑,何可倒是用罚呢?”桂娘也勿多言:“惟白娘说来罢。”

白娘道:“生长水中,本不谙笑话。但有个公冶短,去见长官。长官道:‘吾闻公冶长能通鸟语。你以短为名,有何所长?’公冶短道:‘我能通兽语。’正在说话,适有犬吠之声。长官道:‘你既能兽语,可知此犬说什么?’公冶短听之良久,不觉皱眉道:‘这狗满嘴土音,教我怎懂?’”说的都大笑,又明知白娘这笑话话中有机,讥他沈娘土音。

沈娘啐了一口,道:“我又有一个笑话儿,再说不妨。”因说道:“有个公冶矮,去见长官。长官问其所长。谁知此人乃公冶短之弟,也是能通兽语。正在说话,适值驴鸣一声。长官道:‘你听此驴可是说话么?’公冶矮道:‘如何不是?’长官道:‘他说什么?’公冶矮道:‘他说,多在水中,不会说笑话。’”满座哄堂大笑。英阳笑道:“可不是白娘话悖而出,亦悖而入者么?”于是沈、白两娘各赏饮一杯。

桂娘道:“白娘无端嘲了沈姑娘土音,至此葛藤。白娘宜罚一杯。沈娘接口,又嘲他白娘不会说笑话,一座称快,宜加赏一杯。”兰阳道:“桂娘之言,说得有理。”于是小鬟更奉二杯于沈、白两娘之前。两娘俱笑,一饮而尽。英阳道:“沈娘既说第二个笑话,不可斑驳不公。日又尚早,今自白娘先说一个,以娱今天,尤是有趣。”满座皆言:“很是。”

白娘无奈,因说道:“我原不会说笑话,那里又弄得一个公冶矮来?有个解子,解一和尚发配。行至中途,偶然饮醉,不知人事。和尚趁其睡熟,即将解子头发剃去,并将自己僧衣脱下,给解子着在身上。又把枷锁也与解子戴上,登时逃去。解子酒醒,不见和尚,不胜焦燥,徘徊许久,忽见自己身穿僧衣,因将头上一摩,宛然光头和尚。及细看,枷锁也都戴在头上。不觉诧异道:‘和尚明明在此,我往何方去了?’“众人都哈哈大笑。桂娘弯腰道:“白妹妹如何每说不会说笑话,今也两句笑话,使我腰酸了不得了。白娘惟赏饮罢。”白娘饮了一杯。

狄娘道:“有一贫士,冬日拜客,身无皮衣,只得单衣一件,惟恐寒冷,以人言少许服之。及至与客闻谈,适值药性发作,汗流满面,客诧异道:‘如此寒天,兄长只穿单衣,我正代为发闷,兄反挥汗成雨,这是何故?’贫士道:‘此衣乃无价之宝,能冬暖而夏凉。今番穷冬,所以更觉发暖。’客听了甚喜,即以重价买去。次日,也穿此衣拜客,不幸竟自冻死。其家之人,都来归咎贫士。贫士道:‘我且问你,今日出门,可曾带扇?’众人道:‘未曾带去。’贫士顿足道:穿此暖衣,却不带扇,这是受热死了。”大家听了,笑的个个喷饭。狄娘赏饮一杯。

桂娘又皱眉想一想,说道:“一个先生好放屁,惟恐学生听见不雅,就在坐位之后板壁上,刻一小洞门,以便放屁时放在洞外,可掩其声。一日,先生外出,东家偶进书房,看见此洞,细问学生,学生告知其故。东家皱眉道:‘好好板壁,为何如此遭蹋?即或忍不住,放几个屁,也是人之常情。何必定要如此?少刻先生回来,你务必告诉先生,以后屁只管教他放,板是乱刻不得的。’”众皆掩鼻大笑,道:“这个话,如闻了屁声,腌腌的了不得。桂娘此杯可是该罚,不可该赏。”桂娘笑而卒爵。

贾孺人道:“我因桂娘子先生放屁,有一个笑话,大家听听,任其赏罚罢。一士人在旅店住宿,夜间忽听隔房有一老翁自言自语道:‘又是一首。’士子听罢,暗暗忖道:‘原来隔房竟是诗翁,可惜夜深,不便前去请教。据他所说,“又是一首”,可见业已做过几首了。’正在思忖,只听老翁道:‘又是一首。’士子道:‘转眼间就是两首,如此诗才,可谓水到成渠,手无难题了。’到了次日,急忙整衣前去相会,略道数语,即问老翁道:‘闻得老丈诗学有七步之才,想来素日篇什必多,特来求教。’老翁诧异道:‘老翁终不知诗,不知此话从何而起?’士子笑道:‘老丈何必吝教?昨晚隔房明明听见,老丈顷刻之间,一连就是两首。难道不是吟诗,何必骗我?’老翁道:‘原来尊驾会意错了。昨晚老汉偶尔破腹,睡梦中忽然遗下粪来,固未备得草纸,只得以手揩之。所谓一手一手者,非一首诗,乃一手屎。’”说的众人不觉大笑,道:“臭不可说,贾孺人难免该罚。”春娘自饮赏杯道:“只取得发笑不发笑,哪里论得薰的、莸的?”

秦淑人道:“凡做诗,如果词句典雅,自然当得起个诗字。如信口乱言,就是老翁所说那句话,屎了。”因说道:“一人素有口吃毛病,说话结结巴巴,极其费事。那日,偶与诸友聚会。内中一少年道:‘某兄虽然口吃,如能随我问答,不假思索,即可教他学做鸡鸣。’众友道:‘凡口吃的,说话全不能自己做主,不因不由,就要结结巴巴,何能教他学做鸡鸣?果然如此,我们都以东都奉请。’少年道:‘既如此,必随问随答,不许停顿。’因取出一把谷来,放在口吃者面前,道:‘这是何物?’口吃者看了,随即答道:‘谷,谷。’”众人又大笑。秦淑人又赏饮一杯。

兰阳道:“有一少年,说话最好指东说西,不肯直说。一日,骑马拜客,坐下好久,不觉腹饥,因向主人讨酒吃。主人道:‘我有斗酒,恨无下酒之菜。’少年道:‘请杀我马,最能下酒。’主人道:‘尊驾骑何物回去’少年指阶下鸡道:‘骑他。’主人道:‘有鸡可杀,奈无柴可煮,这却怎好?’少年道:‘脱我布衫可煮。’主人道:‘尊驾穿何物回去?’少年指门前篱笆道:‘穿他。’”大家又好笑。小鬟奉兰阳一杯。

英阳笑道:“我有一个。一武士射鹄,适有一人立在鹄傍闲望,惟恐箭有歪斜,所以离鹄几步之远,自谓可以无虞。不意武士之箭射的甚歪,忽将此人鼻子射破,慌忙上前陪罪,连说失错。此人用手一面掩鼻,一面说道:‘此事并非你错,乃我自己之错。’武士诧异道:‘我将尊鼻射破,为何倒是你错?’此人道:‘我早知箭是这样射的,原该站立鹄子面前。’”众人听了,一齐发笑。小鬟又奉英阳一杯。

英阳饮罢,丞相笑道:“武士之箭射的甚歪,文人之才亦有歪的。有一人,夏日去看朋友,走到朋友家里。只见朋友手中拿着一把扇子,面前却跪着一人,在那里央求。朋友拿着扇子,只管摇头,似有不肯轻易落笔。所以那人再三跪求,仍不肯写。此人看不过意,因上前劝道:‘他既如此跪求,你就替他写写,这有何妨?’只见地下跪着那人连连喊道:‘你会意错了!我并非求他写,我是求他莫写!”说的大家都哄然大笑。桂娘站起身,又敬丞相一杯。

丞相饮毕,开言道:“今日行令,可云极趣。”于是厨下端进晚膳,各自用过。茶毕,散坐。丞相复道:“大凡所云笑话儿,竟不过一时笑柄,个中又有虚心为戒者,敢是公主、诸娘各自存心勉勉罢。”未知丞相所言何辞?且看下回分解。

兰阳道:“有一家子,三个女孩儿,寻三个女婿。这一日,是丈人的生日。三个女婿、女儿都来上寿。乡下人傍屋不多,只得同坐一席。堂屋里放了个八仙桌儿,丈人、丈母面南坐了,大姑爷、大姑娘面西坐,二姑爷、二姑娘面东坐,三姑爷、三姑娘面北坐,大家喝起酒来。谁知他丈人偏要试试三位姑爷的才学,便说道:‘咱们今日至亲会饮,必得行个酒令才好。我的意思,要说两句《四书》上之话,还要两头有“人”字。不知三位姑爷可肯赐教否?’只见大姑爷沉思了一会,连忙站起来,说道:‘人能宏道,非道宏人。’丈人、丈母听了,喜了不得。大姑娘这一喜欢,也就难以言语形容了。又见二姑爷也站了起来,说道:‘仁者安仁,智者利仁’。丈人、丈母听了,越发拍手赞好不绝。二姑娘也就乐到云天里去了。只有这三姑爷,急的满脸飞红,头上的汗就像蒸笼一般,总说不出来。把这位三姑娘气的脸儿沙白的,恨的悄悄地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。忽见三姑爷把头一扭,站起来,把三姑娘瞅了一眼,道:‘人越不会,越来拧人。’”说的大家又大笑。兰阳又赏饮一杯。

秦淑人道:“我虽有一个话,只恐不好笑了。”因说道:“一人最好贪杯。这日,正吃的烂醉,那么大限已到,就在醉中被小鬼捉去。来至冥官殿下,冥官正要问话,适值他酒性发作,忽然大吐,酒气难闻。冥官掩鼻埋怨小鬼道:‘此人如此大醉,为何捉来?急速放他回去。’此人还阳,只见妻妾、儿女都围着恸哭,连忙坐起,着:‘我已还魂,不必哭了,只拿酒来。’妻妾见他死而复生,不胜之喜,一齐劝道:‘你原因贪杯太过,今才活转,岂可又要饮酒?’此人发急道:‘你们不知,只管快些,多多拿来,那怕吃的人事不知,越醉越好。’妻妾道:‘这却为何?’此人道:‘你不晓得,我如果醒了,就要死了。’”说罢,一座又大笑。秦氏又赏饮了一杯。

贾孺人道:“轮到我了。我因秦姐姐说的醉人,有一笑话:城里耗子去看城外耗子,邀至茅坑晚餐。到了坑边,朝下一望,无如里面尿多粪少,不能伫足,并且只得半坑,相离甚远,又不能到口。正要回去,适值有一醉汉大解。城里耗子闻见酒香,甚觉垂涎。醉汉去后,城外耗子见他恋恋不舍,只得口衔其尾,命他以头向下,沿坑就饮。城里之耗子到了下面,只闻酒香扑鼻,不觉谦道:‘妹子有偏了。’城外耗子随嘴笑道:‘姐姐先请’。谁知只顾答话,把口一松,城里耗子掉入坑内,窜跳多时,竟不能上来,城外耗子无计可施,只得回窠,把贪饮坠坑之故,告知众鼠。众鼠道:‘他居城里,见多识广,自然另有保身之术。此刻究竟是何形状?’此鼠答道:‘我看他乱窜乱跳,在那里搅酒哩。’”

桂娘道:“怪不得刚才呕吐,原来吃了黄食了。”说的众人都大笑。贾孺人于是赏饮了一杯。

桂娘知是轮次,便说道:“有一富翁,带一小厮拜客。行至中途,腹中甚饥,因同小厮下馆吃饭。店主算帐。谁知富翁惜了费,吃的只得白饭两碗。那小厮吃的,除饭之外,倒有一菜。富翁因他业已吃了,无可奈何,只得忍痛还了菜帐。出了饭馆,走未数步,富翁思及菜钱,越想越气,回头望见小厮跟在后面,因发话道:‘我是你的主人,并非我的顶马,为何你在我后?’小厮听了,随即趱步越过主人,在前引路。走来数步,富翁又发话道‘我非你的跟班,为何你在我前?’小厮听罢,慌忙退后,与主人并肩而行。走未数步,富翁又发话道:‘你非我的等辈,为何同我并行?’小厮因动辄得咎,只得说道:‘请问主人,前引也不好,随后也不好,并行也不好,究竟怎样才好哩?’富翁满面怒色道:‘我实对你说罢。你把菜钱还我,就好了。’”众人听的又不觉大笑。桂娘遂饮赏酒一杯,因道:“狄姑娘说的好好儿罢。”

狄娘便笑道:“我想了一个:有一个人骑驴赶路,无奈驴行甚慢。这人心中发急,只是加鞭催他快走。那驴被打负痛,索性立住不走,并将双蹄飞起,只管乱踢。这人笑道:‘你这狗头,也过于可恶。你不赶路罢了,怎么还同我豁拳?’”一座复哄然大笑。于是狄娘赏饮一杯。

沈娘道:“我是远方人,如欲长编套话,每多土音。请列位也莫嘲笑罢。”因说道:“一个人甚是贫穷,一日遇见吕洞宾,求其资助。洞宾念他穷苦,因用点石成金术,把石头变成黄金,付给此人。以后但遇洞宾,必求资助。不几年,竟居然大富。一日,又遇洞宾,仍求资助。洞宾随又点石成金。比前资助甚厚,此人因拜谢道:‘蒙大仙时常资助,心甚感激。但屡次劳动,未免过烦。此后我也不敢再望资助,只求大仙赏赐一物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’洞宾道:‘你要何物,无不遵命。’此人上前,把洞宾手上斫了一刀,道:‘我要你这个指头哩。’”

春娘道:“怪不得点石成金这个法术而今失传,原来吕洞宾指头被人割去了。”蟾娘道:“这话原戒世间,人心好不知足,往往如此,便是警世的。所谓笑话者,原要发笑。刚才这个笑话,并不发笑。妹妹不免罚一觥了。”英阳笑道:“这话警世的,多胜了发笑,何可倒是用罚呢?”桂娘也勿多言:“惟白娘说来罢。”

白娘道:“生长水中,本不谙笑话。但有个公冶短,去见长官。长官道:‘吾闻公冶长能通鸟语。你以短为名,有何所长?’公冶短道:‘我能通兽语。’正在说话,适有犬吠之声。长官道:‘你既能兽语,可知此犬说什么?’公冶短听之良久,不觉皱眉道:‘这狗满嘴土音,教我怎懂?’”说的都大笑,又明知白娘这笑话话中有机,讥他沈娘土音。

沈娘啐了一口,道:“我又有一个笑话儿,再说不妨。”因说道:“有个公冶矮,去见长官。长官问其所长。谁知此人乃公冶短之弟,也是能通兽语。正在说话,适值驴鸣一声。长官道:‘你听此驴可是说话么?’公冶矮道:‘如何不是?’长官道:‘他说什么?’公冶矮道:‘他说,多在水中,不会说笑话。’”满座哄堂大笑。英阳笑道:“可不是白娘话悖而出,亦悖而入者么?”于是沈、白两娘各赏饮一杯。

桂娘道:“白娘无端嘲了沈姑娘土音,至此葛藤。白娘宜罚一杯。沈娘接口,又嘲他白娘不会说笑话,一座称快,宜加赏一杯。”兰阳道:“桂娘之言,说得有理。”于是小鬟更奉二杯于沈、白两娘之前。两娘俱笑,一饮而尽。英阳道:“沈娘既说第二个笑话,不可斑驳不公。日又尚早,今自白娘先说一个,以娱今天,尤是有趣。”满座皆言:“很是。”

白娘无奈,因说道:“我原不会说笑话,那里又弄得一个公冶矮来?有个解子,解一和尚发配。行至中途,偶然饮醉,不知人事。和尚趁其睡熟,即将解子头发剃去,并将自己僧衣脱下,给解子着在身上。又把枷锁也与解子戴上,登时逃去。解子酒醒,不见和尚,不胜焦燥,徘徊许久,忽见自己身穿僧衣,因将头上一摩,宛然光头和尚。及细看,枷锁也都戴在头上。不觉诧异道:‘和尚明明在此,我往何方去了?’“众人都哈哈大笑。桂娘弯腰道:“白妹妹如何每说不会说笑话,今也两句笑话,使我腰酸了不得了。白娘惟赏饮罢。”白娘饮了一杯。

狄娘道:“有一贫士,冬日拜客,身无皮衣,只得单衣一件,惟恐寒冷,以人言少许服之。及至与客闻谈,适值药性发作,汗流满面,客诧异道:‘如此寒天,兄长只穿单衣,我正代为发闷,兄反挥汗成雨,这是何故?’贫士道:‘此衣乃无价之宝,能冬暖而夏凉。今番穷冬,所以更觉发暖。’客听了甚喜,即以重价买去。次日,也穿此衣拜客,不幸竟自冻死。其家之人,都来归咎贫士。贫士道:‘我且问你,今日出门,可曾带扇?’众人道:‘未曾带去。’贫士顿足道:穿此暖衣,却不带扇,这是受热死了。”大家听了,笑的个个喷饭。狄娘赏饮一杯。

桂娘又皱眉想一想,说道:“一个先生好放屁,惟恐学生听见不雅,就在坐位之后板壁上,刻一小洞门,以便放屁时放在洞外,可掩其声。一日,先生外出,东家偶进书房,看见此洞,细问学生,学生告知其故。东家皱眉道:‘好好板壁,为何如此遭蹋?即或忍不住,放几个屁,也是人之常情。何必定要如此?少刻先生回来,你务必告诉先生,以后屁只管教他放,板是乱刻不得的。’”众皆掩鼻大笑,道:“这个话,如闻了屁声,腌腌的了不得。桂娘此杯可是该罚,不可该赏。”桂娘笑而卒爵。

贾孺人道:“我因桂娘子先生放屁,有一个笑话,大家听听,任其赏罚罢。一士人在旅店住宿,夜间忽听隔房有一老翁自言自语道:‘又是一首。’士子听罢,暗暗忖道:‘原来隔房竟是诗翁,可惜夜深,不便前去请教。据他所说,“又是一首”,可见业已做过几首了。’正在思忖,只听老翁道:‘又是一首。’士子道:‘转眼间就是两首,如此诗才,可谓水到成渠,手无难题了。’到了次日,急忙整衣前去相会,略道数语,即问老翁道:‘闻得老丈诗学有七步之才,想来素日篇什必多,特来求教。’老翁诧异道:‘老翁终不知诗,不知此话从何而起?’士子笑道:‘老丈何必吝教?昨晚隔房明明听见,老丈顷刻之间,一连就是两首。难道不是吟诗,何必骗我?’老翁道:‘原来尊驾会意错了。昨晚老汉偶尔破腹,睡梦中忽然遗下粪来,固未备得草纸,只得以手揩之。所谓一手一手者,非一首诗,乃一手屎。’”说的众人不觉大笑,道:“臭不可说,贾孺人难免该罚。”春娘自饮赏杯道:“只取得发笑不发笑,哪里论得薰的、莸的?”

秦淑人道:“凡做诗,如果词句典雅,自然当得起个诗字。如信口乱言,就是老翁所说那句话,屎了。”因说道:“一人素有口吃毛病,说话结结巴巴,极其费事。那日,偶与诸友聚会。内中一少年道:‘某兄虽然口吃,如能随我问答,不假思索,即可教他学做鸡鸣。’众友道:‘凡口吃的,说话全不能自己做主,不因不由,就要结结巴巴,何能教他学做鸡鸣?果然如此,我们都以东都奉请。’少年道:‘既如此,必随问随答,不许停顿。’因取出一把谷来,放在口吃者面前,道:‘这是何物?’口吃者看了,随即答道:‘谷,谷。’”众人又大笑。秦淑人又赏饮一杯。

兰阳道:“有一少年,说话最好指东说西,不肯直说。一日,骑马拜客,坐下好久,不觉腹饥,因向主人讨酒吃。主人道:‘我有斗酒,恨无下酒之菜。’少年道:‘请杀我马,最能下酒。’主人道:‘尊驾骑何物回去’少年指阶下鸡道:‘骑他。’主人道:‘有鸡可杀,奈无柴可煮,这却怎好?’少年道:‘脱我布衫可煮。’主人道:‘尊驾穿何物回去?’少年指门前篱笆道:‘穿他。’”大家又好笑。小鬟奉兰阳一杯。

英阳笑道:“我有一个。一武士射鹄,适有一人立在鹄傍闲望,惟恐箭有歪斜,所以离鹄几步之远,自谓可以无虞。不意武士之箭射的甚歪,忽将此人鼻子射破,慌忙上前陪罪,连说失错。此人用手一面掩鼻,一面说道:‘此事并非你错,乃我自己之错。’武士诧异道:‘我将尊鼻射破,为何倒是你错?’此人道:‘我早知箭是这样射的,原该站立鹄子面前。’”众人听了,一齐发笑。小鬟又奉英阳一杯。

英阳饮罢,丞相笑道:“武士之箭射的甚歪,文人之才亦有歪的。有一人,夏日去看朋友,走到朋友家里。只见朋友手中拿着一把扇子,面前却跪着一人,在那里央求。朋友拿着扇子,只管摇头,似有不肯轻易落笔。所以那人再三跪求,仍不肯写。此人看不过意,因上前劝道:‘他既如此跪求,你就替他写写,这有何妨?’只见地下跪着那人连连喊道:‘你会意错了!我并非求他写,我是求他莫写!”说的大家都哄然大笑。桂娘站起身,又敬丞相一杯。

丞相饮毕,开言道:“今日行令,可云极趣。”于是厨下端进晚膳,各自用过。茶毕,散坐。丞相复道:“大凡所云笑话儿,竟不过一时笑柄,个中又有虚心为戒者,敢是公主、诸娘各自存心勉勉罢。”未知丞相所言何辞?且看下回分解。

喜欢新增才子九云记请大家收藏:(m.xinqdxs.net)新增才子九云记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
最多阅读 我当皇帝那些年 都市之创造万界 宠婚蜜爱:宁先生,宁太太又有了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于火红年代 全职法师 万道龙皇 三国之无上至尊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
完本推荐 超神道术 全球高武 最强弃少 穿成哥哥死对头的白月光 海贼之黑暗大将 我不想当老大 英雄无敌大宗师 快穿:男神,有点燃! 重生之财源滚滚 空间灵泉有点田
最近更新 恐怖茶馆:我只卖大凶之物 1号重案组 桑薪的随笔 兄弟奔跑吧 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 诗词哲理录 山尘诗歌 羁绊之欧布奥特曼 玄幻:震惊!我是绝世高人 全球灾难:我有空中避难所
新增才子九云记最新章节 - 新增才子九云记txt全集下载 - 新增才子九云记全文阅读 - 佚名 - 好看的经典短篇小说 - 新增才子九云记无弹窗防盗章节佚名